首頁 > 現代言情 > 申老師 李子謝謝 > 第124章 白茶的茶飲研究

第124章 白茶的茶飲研究

小說:

申老師

作者:

李子謝謝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13

  廖書恒見三個女孩子都眼巴巴望着自己,一副求知若渴模樣,便也來了興緻。

  “課程是學校内涵建設最重要的載體,我們實驗小學以stea教改實驗項目和跨學科教研活動為支點,努力推動學校課程體系的重構和教學組織的變革,促進學校内涵的提升。”

  “我們立足本地,結合校情,初步構建了富有特色的stea課程運行方式,一個主題、兩個團隊、三個步驟、四個單元、五個領域,第一期以風味小吃‘肉片’為主題的走班教學取得了可喜的進展。”

  “在首期的實驗基礎上,第二批實驗班教學在課程實施形式和主題内容上進行了提升和整合,規模上擴展至20個班,新的主題也更有挑戰性。”

  廖書恒說起自己的研究項目便滔滔不絕,申文學和杜雲舒異口同聲問道:“新的主題是什麼?”

  江新男作為實小的一員自然清楚,替廖書恒答道:“白茶的茶飲研究。”

  桃李市種植白茶的曆史由來已久,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開始外貿出口。

  不過當時囿于場地與氣候的原因,白茶産量很低。

  茶農中流行一句諺語:“辛勤不解天氣變化”,說的就是天氣對白茶産量的影響。

  有時一場春雨,會使正在萎凋的白茶全軍覆沒。

  白茶基本上以日光萎凋和手工為主生産,工業化程度不高,産量原本就低,加上不好的天氣,産量就更低了,所以價格不斐。

  白茶作為出口創彙的茶類,雖然“牆内開花牆外香”,但國内知名度低,許多人不認識白茶為何種茶。

  近年來,桃李市在白茶營銷一塊花了大量心血,*屏蔽的關鍵字*成立茶業發展領導小組,出台《關于進一步推動茶産業發展的若幹意見》的綱領性文件,在*屏蔽的關鍵字*的集中推廣宣傳下,白茶走上了一條複興之路,在國内迅速崛起。

  廖書恒和實驗課題團隊的成員們經過研究确立了“白茶的茶飲研究”這個主題,具有現實意義,特色鮮明。

  “我們學校的團隊共同設計出了‘奶茶制作與研究’的stea課程教材,這個課程體系共有五個課時……”

  第一課時是以健康為主題,認識白茶,掌握白茶的營養,從而激發學生制作“奶茶”的欲望和興趣。

  第二課時制作奶茶,根據孩子們已有的生活經驗,教師引領研發制作奶茶所需的原料,探究制作的程序和具體步驟,從而讓孩子們在實踐中獲得經驗。

  第三課時是《奶茶制作配方的優選》,學生經曆了對白茶認識,奶茶制作的基礎上,進行奶茶制作配方優選的活動。讓學生通過自主活動體驗和探究,發現影響奶茶的因素,并嘗試改進配方,完成最優方案。

  第四課時裝扮奶茶,從奶茶與配料、裝飾物的恰當使用,以及杯載的正确選擇這三個方面引導孩子們小組合作打造一杯高顔值奶茶。

  第五課時奶茶成品秀,在學生了解茶文化、奶茶制作裝飾的基礎上,為自制奶茶取個響亮的名字,為茶飲設計形式多樣、樣式新穎的商标,并帶着茶飲走出課堂,供全校師生品鑒。

  “這第二階段的五個課時設計是成進階式的,打造了五個備課團隊,每個備課團隊都設置了組長和組員……”

  廖書恒介紹到此,江新男的臉刷一下就黑了。

  “我原本是第五課時的組長,書恒你卻把我的組長撤了,将我從第五課時調去了第二課時,還安排蘇湜接我的班當了第五課時的組長。”

  江新男壓抑在内心的委屈,此刻仗着兩個好姐妹在場終于爆發出來,“書恒,你怎麼可以為了顯示你的公平而犧牲我?”

  廖書恒發現,除了江新男,申文學和杜雲舒也同時瞪視着自己。

  三個女孩子,六隻眼睛,就像六個小燈泡,被瞪得久了,目光仿佛也成了滾燙的。

  廖書恒噗嗤一笑,他仿佛發現了什麼。

  “原來,你們三個今晚不是來欣賞我廚藝的,而是來興師問罪的。”廖書恒打開天窗說亮話。

  申文學和杜雲舒便也光明正大幫助好姐妹質問。

  “古人說舉賢不避親,新男雖然是你的女朋友,可你也不能為了顯示自己公平就把她的組長撤了呀!”

  “難道當你女朋友沒有好處,還要倒黴嗎?”

  “你明知道蘇湜對新男一向不懷好意,你卻讓蘇湜頂替新男當組長,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兩個好朋友一唱一和讨伐廖書恒,江新男頓覺解氣。

  看着申文學和杜雲舒義憤填膺,再看看江新男小臉氣鼓鼓的,廖書恒笑着搖了搖頭。

  “沒有你們想得那麼複雜,”廖書恒好脾氣解釋,“之所以有這樣的變動,是因為整個團隊慎重考慮之後做出的調整,新男去第二課時備課組,蘇湜去第五課時備課組,都是因為她們自身更适合那個備課組。”

  江新男不同意廖書恒的說法:“可我更喜歡的第五課時的奶茶成品秀主題。”

  “但蘇湜更能勝任第五課時的教學,奶茶成品秀講究創新、時尚,蘇湜在時尚這一塊是咱們學校所有教師裡走在最前沿的。”

  “你的意思就是我比蘇湜土……”

  江新男委屈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廖書恒依舊不疾不徐安撫道:“但你也有你的優勢啊,你細心、賢惠、周到,第二課時是制作奶茶,剛好考驗動手能力,你在這一方面和蘇湜比起來有絕對優勢。”

  江新男的嘴角一抽一抽,廖書恒給的解釋乍一聽還是有道理的,但她扔執拗嘟哝道:“牽強!”

  廖書恒眼裡卻隻有寵溺,繼續說道:“新男,你一直都很善良,咱就當做以德報怨,行嗎?蘇湜一直以來都給學校工作拖了不少後腿,現在她終于願意洗心革面,作為同事,大家都應該拉她一把,何況你們還是從小到大的同學呢。”

  憑什麼好孩子都得受委屈,熊孩子卻能占據更多關愛。

  聽了廖書恒的話,江新男本能在心裡反駁,可是當着申文學和杜雲舒的面,她不好和廖書恒吵架。

  于是,咽下這麼一口窩囊氣。

  “溫校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不能感化的人,你來實小不過半年便扭轉乾坤,我對廖副校長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江新男話裡帶刺,廖書恒的性子自然不會和他計較。

  緊接着,申文學便抛出了一個問題:“師哥,其實我和雲舒也很好奇,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杜雲舒立馬附和:“轉化問題老師和轉化問題學生大概是同一個道理吧,師哥分享一下好經驗,我們在工作中也好借鑒借鑒。”

  廖書恒竟一時語塞了。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