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修真 > 我真是族長 山人有妙計 > 第291章 部落改革之巫殿

第291章 部落改革之巫殿

小說:

我真是族長

作者:

山人有妙計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09-13

  靈田中,一株株粟米苗搖曳,根莖茁壯,通體流溢着盈光,有些田中的粟米苗已經開始吐穗,一粒粒泛着淡金色的粟米粒沉甸甸的壓彎了苗頭。

  “帶我去看看新的靈米。”

  在芍長老的帶領下,夏拓出現在了蛟河邊,河中水花泛起,蛟獸在水中沉浮,不時嘴中吐出水流,朝着岸邊的靈田中噴去。

  看到這一幕,他不由得點頭,這簡直就是東方不亮西方亮,本來蛟獸是想要成為族人坐騎的,哪成想都開始幫忙種地了。

  在蛟河南岸,一片略微平坦的地方,泥土泛着靈氣,在泥土中生長着大約百株通體碧綠的植物,在風中搖曳。

  “族長,這就是族中數年前在山中深處找到的紫米,經過這些年的培育,紫米中所蘊藏的靈氣已經遠超粟米,我親自嘗試後,确定長時間食用這種紫米,可以彌補天脈境武者的戰氣,甚至可以滋養肉身。”

  說到這裡,芍長老頓了頓接着說道“紫米的生長環境比粟米更加的苛刻,所需要的靈氣也更多,族長前些年帶回來的靈氣土壤,大都堆積在了這裡,用來培養紫米。”

  “族長跟我來。”

  随之,芍帶着夏拓朝着一座半露天的山洞中走去,山洞是人工開掘的,将洞頂直接給掀翻了,好讓陽光可以照進來。

  進入半露天的山洞中,明顯的感覺到了一種濃郁的靈氣彌漫,地面巫紋若隐若現,勾連締結化為一方三角形的陣法。

  聚靈巫陣。

  這座巫陣不大,占地不過丈許方圓,在大陣中心是靈土,上面一株紫青色的植株搖曳,足有兩米高,如同手臂粗細的莖稈,九片葉子。

  但看模樣,比他當初從辟地小世界中挖過來的靈草都不遑多讓。

  “族長,山洞正午時分,陽光可以照射進來,這株也是紫米,隻不過有了靈氣,屬下特意請了巫殿布置下來了聚靈巫陣,就是為了培養這株紫靈米,屬下推測過這株靈株所長出來的靈米,對于神藏境武者也會有所助力。”

  其實不用芍長老說,夏拓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株紫米通體泛着靈意,可以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靈米。

  山洞外靈田中的那些靈米,隻能算是普通的凡品靈米,眼前的這株靈米,可以歸于藥的範疇了。

  “這株紫靈米需要充足的靈氣環境下才能生長吧。”

  “是。”芍長老點頭,接着說道“一旦靈氣不足,就會陷入停滞生長的狀态,時間過長就會枯萎,好在眼下隻有這麼一株,殿中準備培育出來作為靈種。”

  從山洞中走出來,夏拓看到旁邊的山上,生長着各種果樹,有些已經結果,在枝頭挂着。

  看到夏拓的眸光遠望,芍忙說道“那是這些年族任從山野中移植回來的果樹,大都是一些野生的普通種類,我命人都種植在了山上,看看有沒有改良的潛力。”

  接着花費了數天的時間,夏拓将整個萬古山脈幾大鎮守地域也看了一圈,返回了部落。

  接着就是連續數天的沉寂,族人皆以為他在閉關療傷,然而夏拓卻在夏園中奮筆疾書。

  石殿中,一張張獸皮卷淩亂落在地上,上面畫滿了文字,巡視完了整個部落,讓他發現了部落的很多的問題,他花費了十多年時間,構築的部落發展體系看似很強大,實則漏洞百出。

  他向來是善于謀而後定,思索了很久,在半個月後召集了族中各部長老,商議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各位長老離開的時候,眼中都閃爍着盈光。

  總的來說,這次族議的内容,就是彌補部落各項短闆,集中力量幹大事,将部落所有的問題都一一列舉出來,然後集合整個部落的力量,逐一去解決。

  改革首先從巫殿開始了,巫殿如今真正的巫師隻有一人,就是螺殿主,剩下的祝由、蓐收兩脈最強着也不過巫士巅峰。

  祝由殿如今巫士有六人,但隻有三人能夠糅制出凡階中品的巫藥。

  對了這次族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決定,就是部落中的藥草、成品巫藥、兵甲、礦石、靈米等等都确定了品階劃分,和山外的蠻荒大地接軌。

  以武道天脈境為界限,天脈境武者修煉所需要的資源,往下皆為凡階範疇,比如裂石境及裂石境以下為凡階下等,開山境所用資源為凡階中等,天脈境所用資源為凡階上等。

  神藏境及神藏境以上皆為靈階範疇,以地、天等階位區分,每一階位劃分為上中下三等,比如神藏境所用靈藥為地階靈藥。

  依靠這種階位的劃分,部落中的靈植夫、巫匠師、巫藥師、詛符師皆是所制作出來的成品東西對應武道戰力來劃分。

  比如祝由殿三位可以糅制出内息丹的巫士,稱之為凡階中品巫藥師。

  以如今夏部落十萬部衆來說,隻有三位中品巫藥師根本不成比例,但因為族中的巫術傳承淩亂、都是這些年來走的野路子,這讓巫士進階很難。

  巫術實力才是煉制出巫藥的根本,這一點就困住了部落巫藥師的數量,而且到了天脈境武者所需要巫藥的時候,糅制的方法已經不再适合,需要以藥鼎煉制成丹狀。

  巫殿所面臨的問題是,巫術儲備不足,如今龐大的巫殿數百位巫徒,就像是沒有了精神食糧一樣,詛巫一脈還好說,有螺得到的詛巫傳承。

  巧兒也不是沒有傳下巫術,但對于祝由殿的巫徒巫士來說,似乎受到了限制無法去參悟。

  内部不足,自然隻能從外部找補回來,夏拓帶着胖哥乘坐萬古号南下,準備買點巫術奴隸回來,直接獲取他們傳承的巫術,來彌補夏部落的巫術傳承不足的問題。

  至于奴隸願不願意。

  嗯,奴隸能有選擇權,還叫奴隸嗎?

  一個奴巫的傳承是小,那就買一百個巫奴,一百不行,就買一千個兩千個,所有的巫術彙總起來。

  萬古号和最開始的時候大變了模樣,巧工殿的族人不斷對大船進行改造,如今整個船體外面覆蓋了添加神金打造出來的船甲,刻畫着巫符。

  憑借在水中的沖力,可以輕易之間将一頭半純血兇獸給撞得粉身碎骨。

  他在北方青龍水沉寂的這些年,胖哥帶着部落中的百煉鐵精,走進了淩河族域的大大小小的部落,帶回來的獸核加起來超過了四十萬枚,靈晶十多萬塊。

  讓夏拓詫異的是,夔雷部落并沒有立族祭天,似乎一下子沉寂了下來,但和淩河伯部争鬥卻沒有停下來,整個淩河族域已經徹底成了亂戰域。

  船頭甲闆上,一座木案擺着,夏拓和胖哥分坐兩旁,神情十分的悠哉。

  “夔雷部落似乎察覺到了異樣,我去看了夔雷的族運已經積蓄到了頂峰,想要再進一步必須要立族祭天,開辟伯部族域,但卻硬生生卡住了。”

  胖哥看着碧波蕩漾的大湖水,輕吟道,耳邊聽到夏拓的聲音傳來。

  “你說真正的上等部落,是何種樣子的。”

  “上等部落?”

  對于夏拓突然問這一麼一句話,胖哥不明所以,上等部落不就那樣?

  連日以來,夏拓對于嗚嗚所言的上等部落、部衆百萬、族地千裡、沃野成靈的樣子,始終念念不忘。

  難道說赤明這代人不行,是延康以來,最差的一屆?

  或許有環境的因素,龍漢時代大地上靈氣充裕,但如今的上等部落也太不争氣了吧,騎龍也追不上龍漢時代上等部落的威勢。

  ……

  一天後,澤津城奴隸墟市。

  看着墟市中往來的人流,夏拓眯着眼睛,沒想到奴隸主都被幹掉了這麼多,奴隸墟市還如此的人潮湧動,往來武者這麼多。

  “越是亂戰時代,奴隸就越多,質量也就越高。”

  随之,夏拓和胖哥朝着奴隸墟市的底下洞天走去,進入墟市後就此分開,夏拓直接挑明了要買高階奴隸,要見墟市執事。

  晦暗的山洞中,鬼執事看到夏拓,差點吓得魂飛魄散,怎麼直接找到這裡來了。

  “如今墟市有什麼好的奴隸,比如修巫的、精壯的戰士。”

  夏拓神色不變,看着鬼執事說道。

  很快鬼執事的神色恢複過來,嘶啞的聲音響起。

  “有,不知道閣下需要修什麼巫術的巫奴。”

  “墟市中都有什麼樣的巫奴?”

  “祝由術居多。”

  “帶我去看看。”

  沿着幽深的石道,夏拓跟在鬼執事身後,石道幽深晦暗,蜿蜒曲折。

  “主上,有事吩咐即可。”

  鬼執事出聲,顯然這裡安全。

  “族中需要巫奴,隻要是修巫術的奴隸都要,善于培養靈植的奴隸也要。”

  “主上,墟市中如今有巫奴二十三人,巫士兩人。”

  這數量不少了。

  畢竟一般來說一個部落修巫的也就那麼寥寥幾人,可不是哪個部落都像是夏部落這樣。

  “都是最近一年内送來的,來自淩河族域。”

  聽到鬼執事如此說,夏拓眼中泛起了思索,奴隸主在西北的勢力恐怕是恢複了,不然不可能開始重新抓捕奴隸。

  這才短短幾年,奴隸主竟然又開始興風作浪了,當然他夏某人也在交織的旋渦暗流中扮演了不好角色,比如給亂戰的地方輸送百煉精鐵,這算不算是戰争販子。

  。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