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無淚孤城 廣通河 > 二一零 神經質的太醫

二一零 神經質的太醫

小說:

無淚孤城

作者:

廣通河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08-15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無淚孤城最新章節!

于太醫:“我已經知道你為何不生兒子了。教你一個方子,晚上回到房間,把夫人好好哄哄,什麼藥也不用吃,自然能生兒子。”說着徑自笑了起來。

路清雲也隻好報以一個無聲的苦笑,雖然這話說的隐晦,但是路清雲一聽就聽出了于太醫話中的意思。

聽見外面發出笑聲,路母的眼立刻睜大了。

這時的她搬着一把竹椅,靜靜地坐在卧室靠廳堂的門邊,兩眼大睜着,耳朵顯然在關注着外間的動靜。

她仔細的聽着想在聽聽兩人說些什麼。

外間廳房又有了響動,路母突然坐直了身子,側過了頭,她明顯聽到了第三個人的腳步聲,她感覺到媳婦又到外間廳房了。

是路夫人進來了,跨進門檻先停在那裡,低頭的餘光發現了廳堂正中的躺椅空在那裡,婆婆顯然不在,立刻徐徐輕舒了一口氣,這才慢慢走近桌旁,在凳子邊站定了。

于太醫沒有去看路夫人,而是望向了路清雲。路清雲坐在另一邊的凳上,依然不說話,不擡頭看自己的夫人,也沒有叫夫人坐下的意思。

路母身子坐得好直,側耳聽着外面的動靜。好久才聽到于太醫的聲音:“嫂夫人請坐,我給你們診脈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接着是媳婦輕輕的回答聲:“是,有勞大夫了”

路母知道兒子并沒有叫媳婦坐,這才神情舒緩了一些,知道兒子還是沒有壞了規矩的。

診斷男女子嗣妊娠之事,于太醫曆來是同時把拿夫婦二人的脈息。這次也是如此,于太醫伸出了左腕擺在桌上,路夫人伸出了右腕擺在桌上,于太醫兩手六指同時搭在二人的寸關尺上,判斷脈息。

盡管母親不在面前,路清雲這時仍然低垂着眼,路夫人也仍然低垂着眼,兩人誰也不正面看誰一眼,完全沒有一絲夫妻的樣子,于太醫沒法想象這兩個人平日裡是如何生活的。

于太醫的目光開始望向路夫人,這時心裡又是一番感受。但見路夫人雖是匆匆梳洗過後,兩眼低垂,卻掩蓋不住本有的容顔,端莊中不失清秀,忐忑中依然有詩書之家的風範,想來娘家也是個書香之家。

于太醫這時已完全明白,路家無有後嗣,症結顯然不是因病,而是因路母幹涉子媳房帏,使夫婦恩愛淡薄所緻。醫可治病,不可治命,于是他将目光望向了路清雲,又望向路夫人,突然說道:“請清雲兄嫂夫人擡起眼睛。”

路母聽到外廳于太醫這句話,突然緊張起來,眼睛又睜大了,耳朵豎在那裡。她想聽聽這于太醫想要幹什麼。

“你們二位怎麼回事?”于太醫看着兩人都不擡頭有些動氣了,“望聞問切,像你們這般連眼睛都不睜開,我怎麼給你們治病?”

路清雲擡起了眼望向于太醫,路夫人也慢慢擡起了眼,但卻依然不敢直視路清雲的眼睛。

于太醫:“不是要你們看着我,你們各自望着對方的眼。”

路清雲從于太醫的目光中如何看不出他的苦心和用意,會意之間乃把目光移了過去,望向妻子的眼。路夫人雖然把目光也移向了路清雲,卻隻望着他的鼻梁以下。

“不看了!”于太醫站了起來,顯然是有些生氣了,大聲說道,“身為夫婦,竟不敢對視,你們生不出兒子,那是任何醫家都沒有法子的事。我說,你路氏一門到底還要不要子嗣!你們這樣就算是神仙也沒有辦法。”

路母倏地站起了,是那副人天交戰的神态,猶豫了片刻,終于走出門去。

望見路母突然走了出來,路清雲立刻站起了,路夫人也立刻站起了。

路母一步一步走了過去,望着站在那裡面目嚴峻的于太醫:“讓于太醫生氣了,這是我們的不對”說着,目光轉望向路夫人:“自己的丈夫,明媒正娶,正眼看看有這麼難嗎?在外人面前裝出一副瞧也不瞧的樣子,你到底什麼意思,莫非是對我這個做婆婆的有意見!”

路夫人把頭低得更下了,輕聲答道:“是兒媳錯了,都怪我,婆婆千萬不要生氣。”

路母:“我生什麼氣了?于太醫都說了。你還不擡起頭,望着你的丈夫。”

路夫人那哪兒像在擡自己的頭,簡直比擡一座山還難,整個過程進行的十分緩慢。慢慢望向路清雲。

路清雲這時心裡一陣難受,這個陪了自己十多年的女人居然連看自己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于是兩眼望着妻子。

路夫人的眼終于正視到丈夫的目光,再也忍不住心中蓦地湧上來的酸楚,眼中慢慢盈出了淚水。

“你看氣不氣人!”路母怒了,“當着于太醫,受什麼委屈了,竟然掉眼淚!”

路夫人竭力忍着,不讓淚水再盈出來,慢聲答道:“婆婆,兒媳婦沒有受什麼委屈,兒媳也沒有掉眼淚,是風吹了眼睛控制不住,婆婆你不要生氣。”說着從腰間慌忙拿出一塊手帕輕輕去印眼睛。

路母歎了一聲:“李太醫,讓你見笑了,你都看到了,就她這個樣子,我路家怎麼能有子嗣?這些都是她的錯。”

是非已無可言,于太醫心中有了主意,望着路母:“太夫人,晚輩已經有處方了。他們但能聽我的,我保太夫人在兩年以内準定能抱孫子。”

路母的眼睛亮了:“那就請太醫開方子吧。”

于太醫:“不過,他們都得按我說的去做,而且不能出一絲差錯?”

路母:“這個自然,老身向于太醫保證,你怎麼說我就讓他們怎麼做。”說着又瞪了一眼路夫人,路夫人見狀急忙低下頭來。

于太醫:清雲兄,嫂夫人,你們再望着對方的眼睛。”

路清雲和路夫人卻同時慢慢望向了路母。

路母将竹杖在磚地上一戳,大聲說道:“太醫叫你們互相望着,你們就互相望着,不聽太醫的話,你們看我幹什麼?”

路清雲和路夫人一怔,這才将目光互相又望去。

于太醫:“對,就這樣望着,不要轉睛。”

二人就這樣望着。

于太醫:“好。下面再聽我的。對着彼此笑一笑。”

兩個人又怔住了。

于太醫:“笑!沒有那麼難!”

路清雲強露出笑容,臉上依然那樣僵硬,這笑的簡直比哭的還難看,顯然路清雲平日裡并沒有這樣對自己的夫人笑過。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