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言情 > 修仙農家樂 清尊 > 秦毅攜伴而毅來

秦毅攜伴而毅來

小說:

修仙農家樂

作者:

清尊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09-29

放下筷子, 伊宸景用手絹擦了擦嘴角, 天機過來準備收拾,他阻止道:“碗筷先放着, 你去給聚靈陣換塊月晶石。”

他從儲物戒裡拿出一塊足球般大的月晶石, 純厚的靈氣刹時彌漫在餐廳裡。

天機驚訝地接過這塊晶瑩剔透的月晶石。“極品等階,哪裡來的?”

“安霞山底的靈脈裡挖來的,我這還有很多,不用心疼。”伊宸景慷慨地道。

“看來這趟出去, 收獲頗豐。”天機笑說。

“嗯。”伊宸景瞥了眼吃完飯的殷深翊, 支着漂亮的下巴,對他道, “碗筷交給你了。”

殷深翊擦嘴的動作一頓, 望着少年墨黑幽深的眼睛, 莫名地想起未恢複上古記憶時被少年訓練的日子。

“好。”他沒有推遲,欣然接受了這個安排。

天機捧着月晶石,笑容可掬地道:“那就辛苦殷先生了。”

“小事一樁。”殷深翊道。雖然他從來沒有洗過碗, 但看孟和洗過。

伊宸景起身,微微前傾, 因編過辮子微卷的發絲垂挂了下來。

“這套碗筷是我珍藏了五百年的千白瓷, 小心清洗。”

“放心。”殷深翊可以肯定, 小景的氣還沒有完全消。這是要找他茬呢!但又怎樣呢?他就喜歡被小景指使。

殷深翊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 在過去,家務活一直由孟和包辦,他隻要負責衣來伸手, 飯來張口,不過自從來了大日山莊後,他開始幹了很多粗活,恢複上古記憶,這些瑣事更是信手拈來。

在漫長的修真歲月裡,他學會了無數技能,比起煉丹煉器這種精細的活,洗碗實在是小菜一碟。

天機每次炒菜的量不多不少,正夠他和小景兩人吃,所以盤子裡的菜都吃完了,他利落地把空盤疊放在一起,端到廚房裡。

廚房是現代化的裝修,使用起來很方便,殷深翊把碗盤筷放進洗碗槽裡,挽起寬大的袖袍,卷到最上面,用小法術固定住,露出兩條強壯的手臂,打開水龍頭,水沖刷着盤子,洗碗槽裡卻浮出一層油,他四處尋找了下,竟沒有找到洗潔精。

伊宸景優雅地靠在廚房門口,看他忙活。

“找什麼?”他問。

殷深翊回頭:“我看孟和洗碗用洗潔精。”

伊宸景秀氣的眉毛一擰。“你覺得我這套五百年的千白瓷會用洗潔精?”

殷深翊一想也是,雖然五百年在他眼裡跟五年沒什麼區别,但對小景來說,相當于他三分之一的壽元。

“平時天機用什麼洗?”他問。

“不知道。”伊宸景道。

殷深翊輕輕一歎。“好吧。”

手指一翻,在儲物戒裡拿出一個瓷瓶,倒出裡面的液體,滴在洗碗槽裡。

伊宸景見狀問道:“這是什麼?”

“能洗油的東西……大概……”他回頭溫和一笑,“不會傷到你的千白瓷。”

一瓶價值三百中品靈石的凝漿,用于清洗法器表面的污垢,想必洗瓷器一樣用吧。果然,凝漿滴進水裡,盤碗用抹布一擦,油便沒了。

比洗潔精好用。

伊宸景見他洗得有模有樣,囑咐道:“除了洗碗,廚房裡也要擦洗一遍,還有餐廳的桌子。”

殷深翊做了個ok的手勢。

伊宸景不再管他,回到大廳往沙發上一坐,有什麼硌到了臀,他手一摸,摸出一個手機,紫色的手機殼,顯然不是他的。

這是殷深翊的手機。

伊宸景不感興趣地把手機擱到桌上,剛放下,屏幕上跳出幾條微信信息,發信人是:秦毅。

嗯?秦毅?

伊宸景蹙了下眉,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微信,給孟和發了條信息。

【我出關了。】

孟和很快回複。

【啊,伊先生出關了?太好了!下午能來一趟新大日山莊嗎?早上入住了一位客人,看起來很不一般,他說想見見山莊的主人。另外……您真的沒兄弟嗎?】

【客人?誰?我沒有兄弟。】

【伊先生還記得秦三少嗎?這位客人是他的大哥,就是秦家現任家主秦毅——啊,伊先生沒有兄弟?那真是太好了。】

秦毅?他來青岙山了?

伊宸景瞟向桌子上的手機。所以剛才秦毅給殷深翊發微信,是通知他自己到大日山莊了?

他來幹什麼?為什麼要見他?

伊宸景若有所思。

殷深翊花了半個小時洗完碗,擦遍廚房,再施一個除塵咒,寬敞的廚房幹淨得閃閃發亮。笑容滿面地踏進客廳,發現伊宸景保持着一個姿勢在發呆,快步走到他身邊坐下。

“小景在想什麼?”

聽到男人溫柔的聲音,伊宸景心神蕩漾了下,往旁邊挪一挪,指着桌子上的手機:“秦毅給你發微信了。”

“哦?”殷深翊拿起手機查看,“秦毅來了。”

“孟和跟我說了。”伊宸景問,“他來幹什麼?”

殷深翊一邊給秦毅回複信息一邊道:“商量拍賣會的事,以及怎麼取回他的真身。”

伊宸景眉頭一皺,他已經對“取真身”這三個字産生了心理陰影。

“秦毅放真身的地方,較之安霞山如何?”他嚴肅地問,“不會又來一個滅殺陣?”

殷深翊愣了愣,繼而露出愉悅的神情。“小景在關心我嗎?”

伊宸景否認:“沒有。”

殷深翊凝視他緊繃的側臉,眉目帶笑,聲音輕柔得仿佛在他耳邊呢喃:“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伊宸景聽得耳朵都要酥=麻了,偏了偏頭遠離他的氣息,冷淡地道:“我為什麼要擔心你?”

“沒有嗎?”殷深翊故意湊近,戲谑地道,“上次是誰撲進我懷裡……”

話還沒說完,嘴巴被人一把捂住了。

“不會說話,就少說話。”伊宸景面無表情地瞪他,手掌死死地捂住殷深翊的嘴巴,阻止他舊事重提。

撲進男人懷裡這樣失态的事,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殷深翊眼裡閃過一絲笑意,嘴巴一嘟,碰到了伊宸景的手心。伊宸景仿佛觸電了般,迅速地收回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嘴巴得了自由,殷深翊添了下唇。“谛聽比道昀還要小心謹慎,所以他的安陽山隻會比安霞山更危險。”

“谛聽?”

“谛聽就是秦毅。”

“鴻天、道昀、谛聽,孟家的那位叫什麼?”伊宸景難得好奇地詢問。

殷深翊的手肘支在沙發椅背上,寬大的袖袍鋪展開來,露出精緻的符文繡圖。

“赤坤,他叫赤坤。”他輕輕一動,手指勾住伊宸景的一縷發絲,繞在指=尖把玩。“同伴中除了神隐的四人,還有隕落的羲和,以及失蹤的仟君。”

伊宸景從他手裡搶回自己的發絲。“仟君為什麼會失蹤?”

“羲和隕落後,仟君堅決反對神隐,他認為神隐不是唯一的出路,将希望寄托在凡人身上,愚蠢之極。道不合不相為謀,他與我們大吵一架後,便失去了聯系。直到我們四人神隐,都未再出現。如今三千多年過去了,不知他是否還活着,畢竟……”殷深翊垂眼,手指在沙發背上有節奏地點着,“畢竟靈氣消散,修真界沒落,修士相繼隕落,縱使仟君境界超凡,也獨木難支。”

“所以,你認為他與羲和一樣隕落了?”伊宸景問。

“或許。”殷深翊擡眼,目光柔和,“盡管在神隐一事上有分歧,但他畢竟是我們的同伴,往日情誼猶在,隻要他還活着,我們一定會找到他。”

聽到“同伴”二字,伊宸景不自覺地往殷深翊身邊靠了靠。“一定會找到。”

“嗯。”殷深翊忽地握住他的手,伊宸景一顫,沒有躲開,殷深翊握得更緊了,伊宸景沒由來地心猿意馬。

“小景。”

“什麼?”

“等所有同伴相聚後,我們一定會找到飛升的辦法。”殷深翊鄭重地道。

伊宸景感受着手背上傳來的溫暖,提出質疑:“三千多年前你們處于力量巅峰都無可奈何,難道在條件更為苛刻的現在,便能解決問題?”

殷深翊一笑:“事在人為。”

伊宸景問:“如果努力了仍無濟于事呢?”

殷深翊捏了捏他的手,泰然自若地道:“那就請小景收留我們,大家一起在大日山莊過着悠閑的生活,養雞養鴨養仙鶴,開農家樂賺點小錢,逍遙自在地過一生。”

“……你倒想得開。”伊宸景不禁揚了下眉毛。

殷深翊執起伊宸景的手,輕輕地落下一吻。“能與小景共度一生,死而無憾。”

伊宸景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迅速起身,往門外走去。

殷深翊追了上去。“小景在害羞嗎?”

伊宸景趁他靠近,一彎手肘撞向他的胸膛,殷深翊假裝被撞疼,身體一傾,從後摟住伊宸景,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可憐兮兮地道:“胸口疼……”

背後壓了個人,伊宸景踉跄了下,臉上的表情都快繃不住了,他低喝:“放開,這樣成何體統?”

“不放。”殷深翊耍起無賴。

伊宸景眉頭大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來了個過肩摔,殷深翊高大的身體竟被他輕輕松松地掀翻,像抹布般地甩出大門。

天機替換完月晶石,剛踏進院子,迎面飛來一個黑影,他眼疾手快地閃避,那黑影閃電般地沖出去,即将落地時,驟然停住,離地僅一尺。

殷深翊頭朝下地懸浮着,發絲和法袍完全違背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腰向上一彎,翻身坐起,優雅地憑空飄浮。

伊宸景不緊不慢地走過,殷深翊飄在他的身側,笑眯眯地問:“小景要去見秦毅嗎?我和你一起去。”

伊宸景在大榕樹下停住腳步,手一揚,小鳳凰從樹枝上落到他的手臂上,清脆地“啾啾”兩聲。

摸了摸小鳳凰頭頂的金色翎羽,伊宸景擡眼瞅殷深翊。“他不是約了你?”

殷深翊長腿一伸,踩到地面,提起趴在石桌上睡覺的小黑貓,揉了揉,小黑貓被打擾睡眠,不高興地亮出爪子,殷深翊邊逗貓邊道:“我和他說你是我們的新同伴,所以他特地趕來要見見你。”

伊宸景眨了眨。“也好。”

秦毅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他也很想認識一下這位被殷深翊說成提款機的秦家家主。

和天機打了聲招呼,兩人帶着一貓一鳥下山了。

……

最近一周,新大日山莊來了好幾位客人。

真人秀劇組離開的第二天,一位到青岙山探親的外省人聽家人提起山莊的事,興沖沖地上山,看到山莊的景美,立即掏錢說要入住。

方琴和顔悅色地接待了他,表示住一天要一萬元,那客人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直呼黑店,氣呼呼地甩臉走人。

到了中午,他提着行李出現在閣樓大廳,往櫃台上甩出一疊錢,财大氣粗地說:“大爺不缺錢。”

方琴笑容可掬地為他登記,安排了上等套房,那客人看到精緻高檔的裝修,火氣全消,樂滋滋地住下。

隔了一天,來了一對新婚夫妻,他們是青陽鎮的居民,得知新大日山莊落成,便決定在這裡度蜜月。方琴給他們打了個折,他們開開心心地住進了喜慶的雙人房。

同一天晚上,一個自稱是編劇的頹廢青年來到山莊,他和孫飛導演是好友,最近靈感枯竭,煩惱之際向孫飛訴苦,孫飛便提議他到大日山莊度個小假,或許能激發靈感,他半信半疑,帶着手提電腦和幾件換洗衣服就來了,當置身于空氣新鮮的山區,看到晚霞滿天的山莊時,他突然神采奕奕,文思泉湧了。

他向方琴提出特别要求,想住真人秀裡李佳樂住過的那間竹屋。方琴勸說竹屋條件簡陋,晚上還會有蚊子,頹廢青年堅持己見,方琴拗不過,隻好讓人帶他去住竹屋。

除了來度假的客人外,山莊還接待一些特地過來吃飯的登山者。

山莊裡設有聚靈陣,新種植下去的蔬菜長得青翠欲滴,營養和口感雖然比不上天機種的蔬菜,但比山下的好太多。隻要在這裡吃過一次飯,都意猶未盡。

孟和那媲美高級廚師的廚藝,發揮得淋漓盡緻,牢牢地抓住了客人們的胃。有時候食材不夠用,天機好像會神機妙算,大清早背着一籃子蔬菜下山,附帶一隻被綁成麻花的野豬。

經過人工飼養的野豬,肉質更鮮嫩,長期生活在靈穴=口,體内蓄積了稀薄的靈氣,堪比下品靈獸。

在修真界,下品靈獸是築基以下修士的盤中餐,普通人能吃到,可遇而不可求。如今來新大日山莊的客人,吃過靈植靈獸,全都精神煥發,紅光滿面。

客人多了,一些喜歡坐在大廳喝茶的人表示想看電視,方姨與孟和商量下,便把别墅裡那個大電視搬到了山莊,拉上有線裝了機頂盒,電視就收到七八十個台了。

客人滿意,在大廳裡逗留的時候也變長了,有時電視裡放八卦新聞,他們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某一天,孟和看到電視裡出現李佳樂的绯聞,差點把剛喝進嘴裡的茶給噴出來了。

李侍樂在大日山莊拍過真人秀,所以八封新聞裡放出的那張绯圖片,他一眼就認出來了,但李佳樂身邊那位穿着英倫風制服的短發少年,竟與伊先生長得一模一樣,着實讓他大吃一驚。

不單單他,連方姨和方琴都詫異不已。

伊先生不是和少爺在山上閉關練功嗎?怎麼會和李佳樂出現在五星級酒店開房?

“小伊是長發,這少年是短發,小伊喜歡穿漢服,這少年穿着校服,長得更稚嫩一些,會不會是小伊的弟弟?”方姨眯着眼睛問。

孟和想一想,贊同方姨的話。

不過他仍然發微信向伊先生确認,畢竟跟明星鬧绯聞不是小事。

真人秀這段時間,他和李佳樂有過接觸,發現他是個低調的人,經常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别人在鏡頭前博出位,他卻安靜得像個背景闆。如果說這樣與世無争的男人跟一個未成年談戀愛,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微博上的事,經常撲風捉影,新聞都要等幾天再看,各種反轉又反轉,吃瓜群衆看得眼花缭亂。

微信是發出去了,毫無意外沒有回複,孟和焦慮地随時盯着微博,不斷刷新,終于等來了李佳樂團隊的辟謠公告,果然不出所料,事情發生了反轉。

李佳樂竟是真一道士!

那個少年是李佳樂朋友的弟弟,有人故意拍照制造謠言,影帝周良哲夠義氣,挺身而出支持李佳樂,孫飛導演趁機給《哈哈農家樂》打了個廣告,輿論風向驟變,最後李佳樂親自發博,展示塔木裡沙漠綠洲,将整個事件推向了**。

這一系列操作可謂猛如虎,不給幕後黑手任何反擊的機會。

孟和松了口氣,一覺睡到天亮,起床準備鍛煉身體,山莊來了兩位氣宇軒昂的客人,他彬彬有禮地迎進門,一番交談下來,詫異地得知他們不凡的身份。

秦家家主竟然帶着貼身助理兼伴侶來大日山莊度假了!

見到傳說中的大人物,孟和大吃一驚,不過很快冷靜下來,拿出十萬分的精神,熱情地招待他們,前前後後安排好,躲到角落裡剛拿出手機,卻收到了伊先生發給他的信息。

他立即彙報情況,同時完全放心了,和李佳樂在一起的少年既不是伊先生,也不是伊先生的弟弟。

午後,孟和看到長發飄飄,身着輕逸法袍的伊宸景,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伊宸景和殷深翊一起站在閣樓門口,奇怪地瞧着孟和,不懂他為什麼笑得這麼燦爛。

“你說要見我的客人,在哪裡?”

少年清越的聲音在大廳裡響起,客人們不約而同地擡頭。

“是我。”

五官俊朗的年輕男人起身,眼神深邃地望着伊宸景,聲音低沉且富有磁性。

作者有話要說: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m..新電腦版.. ,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的,," 161小說閱讀網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