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反賊套路深[綜] 漫時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小說:

反賊套路深[綜]

作者:

漫時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09-17

這世上最不容小看的,不是燕南天的劍法,不是江楓的美貌,而是陸小鳳交朋友的能力。

賈珂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陸小鳳和金九齡似乎已經成了朋友,他們坐在一起,喝起茶來,氣氛十分的融洽。

賈珂的心裡忽然生出一種沖動,他很想去建議朝廷提拔陸小鳳做外交官,到時候無論他去哪個國家,一定都能大殺四方,化敵為友。

不過賈珂很快想到陸小鳳雖然很擅長交朋友,但是他的朋友們往往在他背後捅刀也毫不猶豫,于是賈珂心裡的沖動就消失了。

陸小鳳心裡的沖動卻沒有消失。

金九齡道:“你見過楚留香了?”

陸小鳳點點頭:“不僅見過,我們還一起喝了酒。”

金九齡道:“你隻和他喝了一次酒,就相信七皇子的那尊翡翠寶塔不是他偷的,甚至不惜用這種方法來幫他證明清白?”

陸小鳳笑道:“我不是想用這張帖子幫他證明清白,我隻是想試試,是不是所有人看見這張帖子,都會先入為主的認為這是楚留香送來的。”

他喝着茶,茶水是暖的,他的心也是暖的。

陸小鳳本來沒想這麼快找上六扇門,但是他卻在這裡意外的遇見了六扇門的捕頭金九齡,顯然是賈珂和王憐花透過這張帖子看穿了他的意圖,所以幫他把金九齡給留了下來,并且一直沒有告訴金九齡他們的猜測。

因為金九齡越相信這張帖子是楚留香送來的,他看見來人不是楚留香後,受到的沖擊才會越大。

金九齡目光閃動,道:“但是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那件事不是楚留香做的。”

陸小鳳笑了一笑,道:“我就是證據。”

金九齡道:“哦?”

陸小鳳道:“昨天這個時候,我和楚留香正在喝酒。”他歎了口氣,繼續說,“可惜我們兩個是在屋頂上喝的酒,不然還可以找到店老闆,店小二和店裡的客人一大堆人當人證。”

賈珂本來一直坐在床上聽他們說話,聽到這裡,他忍不住離開床,床上王憐花已經睡着了。他也坐在桌旁,問道:“酒是誰帶來的的?”

陸小鳳道:“是楚留香帶來的。”

賈珂道:“那是誰提出喝酒的?”

陸小鳳道:“也是楚留香提出來的。”

賈珂道:“那你們為什麼要去屋頂喝酒?”

陸小鳳道:“因為昨天晚上的月色很好,月下喝酒,本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金九齡忽然道:“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楚留香特意邀請你喝酒,就是為了讓你當他的人證,也許和你喝酒的那個人并不是楚留香。”

陸小鳳道:“如果我是你,也許我也會這麼想,但如果你是我,你見過楚留香,你就會知道,除了他以外,再沒人會是楚留香了。”

賈珂雖然被他這如同腦殘粉一般的話惡心到了,但還是贊同道:“如果楚留香隻是想要雞兄當證人來證明自己沒去過皇宮,完全沒必要和他去屋頂喝酒,他在京城任意一家酒樓喝酒,都可以找到一堆目擊證人來證明那天晚上楚留香沒有去過皇宮,這不比雞兄一個證人聽起來可靠多了。”

陸小鳳也被他這“雞兄”的稱呼給惡心到了,他忽然覺得“陸小雞”實在是一個可愛動聽的名字,歎氣道:“你換個叫法好不好?”

賈珂笑道:“不換,這稱呼聽起來多好聽。你說呢,雞兄?”

陸小鳳不理他,繼續說:“何況如果翡翠寶塔是楚留香偷的,他又不承認是自己偷的,何必要發預告信讓所有人知道這是他偷的?金捕頭,我想問問你,七皇子是什麼時候發現這封信的?”

金九齡道:“我還沒有進宮看過現場,這件案子是包有衣捕頭轉述的,他說七皇子在一天前就看到了信,當時不以為意,結果第二天翡翠寶塔就不見了。”

賈珂道:“那他看到信的時候,有沒有派人檢查過翡翠寶塔在不在?”

金九齡道:“不知道。”

陸小鳳笑了笑,道:“看來除了那封模仿楚留香的預告信以外,其他的事其實都還沒有調查清楚呢。”

賈珂奇怪道:“這件事金捕頭你是剛知道聽人轉述的也就罷了,那個包捕頭既然能将這件案子轉述給你們,他一定進過宮,也檢查過現場,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信息,他卻不肯告訴你們呢?總不能是他自己都忘了查吧。”

金九齡何嘗不知道,他臉色難看道:“因為他也是六扇門總捕頭的候選人之一,怕我先他一步破了案子,才什麼都不肯說吧。并且他一直在宮裡當差,可以第一時間去現場調查,聖上有什麼吩咐也都是由他轉達的。而我要進宮調查,首先要提交申請,等申請批準後才能進宮,還要七皇子同意,我才能找他詢問當時的案發經過。我已經提交了申請,但是最早也得明天才能進宮。”

賈珂摸了摸下巴,眼裡光芒一閃而過,道:“有趣。”

金九齡被他笑得渾身發冷,他記得當初賈珂算計石觀音的時候,也是這麼笑的。

石觀音的下場他們也都看見了,不僅狼狽逃出京城,還丢了腦袋,成就了賈珂的威名。但是除了他們三人和*屏蔽的關鍵字*的瑪瑙以外,誰會想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這個不滿六歲的小孩子。

金九齡咽了口口水,道:“怎麼有趣了?”

賈珂道:“皇上一共給了你們五天的調查期,現在還剩下四天,是不是?”

金九齡道:“沒錯。”

賈珂道:“早上發生的事,這包捕頭下午才告訴你們,這是第一點有趣的地方。沒有立即帶你們入宮調查,也不告訴你們他發現的線索和推理過程,直接将東西是被楚留香偷走的這個結論告訴你們,讓你們全力去将楚留香緝拿歸案,這是第二點有趣的地方。

别忘了這件案子,你們最重要的任務是拿回翡翠寶塔,楚留香很可能不是偷走寶塔的人,但是包捕頭要你們全力去追楚留香,四天後,皇上問你們進展,你說你們這五個人裡,誰最有可能拿出翡翠寶塔來?”

金九齡臉色難看道:“當然是包有衣。”

陸小鳳道:“為什麼早上發生的事,下午才告訴其他人,這一點确實很奇怪。就算這位包捕頭想獨吞功勞,也不該做的這麼明顯。他這樣不難道是存心把把柄遞給别人?五天後皇上召見金捕頭你和其他人,倘若誰告他一狀,他恐怕也是吃不消的。

就算沒有人告狀,他當上六扇門的總捕頭後,因為這件事,恐怕其他人都會對他心存芥蒂,不聽他的話,讓他這總捕頭變得形同虛設,那這總捕頭還不如不當呢。”

賈珂心裡忽然生出一個猜測來,這個猜測讓他手心發涼,睡意全無。

金九齡離開後,陸小鳳也想走,賈珂一把拉住他。

賈珂道:“楚留香現在還在京城嗎?”

陸小鳳壓低聲音道:“還在,所幸并沒有幾個人知道楚留香長得是什麼模樣,因此他還能在京城待下去。”

賈珂道:“帶我去見見他。”

陸小鳳驚訝道:“現在?”

賈珂笑道:“你已經為他打擾了我今晚的睡眠,他和你也别想好好睡覺了。我有件事,實在放心不下,如果不把它解決了,隻怕明天晚上我都睡不着了。”

***

楚留香比賈珂想象的要年輕,年輕很多,看起來隻是一個十*屏蔽的關鍵字*歲的大男孩。

陸小鳳雖然也是個英俊的少年,但是站在楚留香身邊,就變成了一隻聒噪的小雞,而楚留香則是一隻驕矜的孔雀。

他們進來的時候,楚留香并沒有睡覺,屋裡點着燈,他坐在燈下,面前擺着一張淡藍的紙箋。

賈珂看見楚留香的時候,楚留香早已經看見他,對他微笑着,笑容十分的溫柔。

“這位一定是榮國府的賈二公子了。”

賈珂聽到他說出自己的來曆,并不驚訝,他相信陸小鳳除了自己和王憐花以外,很難找到第三個這個年紀的朋友。

他笑道:“榮國府有兩個二公子,楚兄叫我賈珂就好。”他的目光落在楚留香面前擺着的淡藍的紙箋上,問道:“這是楚兄新寫的?”

楚留香苦笑道:“這就是那封送到七皇子面前的預告信,我剛剛去了一趟六扇門,将它取了過來。”

賈珂來了興趣,走過去拿起紙箋看起來。

陸小鳳問道:“看你這表情,你一定發現了什麼。”

楚留香道:“這上面的筆迹和我的筆迹基本一模一樣,如果昨天我沒有和你一起喝酒,而是去睡覺了,現在看到這封信,也許我都會以為是自己夢遊的時候寫下來的。”

賈珂道:“這說明寫下這封信的人不僅是個臨摹筆迹的大師,并且對你的筆迹很有研究。”

楚留香道:“不僅是有研究,我發現這上面每個字,我都曾經在送出去的預告信上寫過。”

陸小鳳眼睛發亮,道:“看來寫下這封信的人看過你發的預告信。你還記得是哪幾封嗎?”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