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青山橫北故人歸 茶煙善綠 > 浮雲-(七)

浮雲-(七)

小說:

青山橫北故人歸

作者:

茶煙善綠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15

  不知是不是她太頑劣還是幸運,她爬到不死樹上頂坐在枝啞上蕩了蕩,突然看見一道反光,她踩着步伐往反光處尋去,走過一節一節樹枝,看見了一片和她天機鏡極像的小玩意。

  這物做的逼真,剛剛看見的反光便是鏡面折射出來的,小天機鏡像是刻在不死樹上,她摸了摸仿真小版天機鏡,心中好奇,把指頭咬破抹在鏡面上。

  突然血光四射,黑霧盤旋,啪的一聲,小天機鏡破裂,不死樹露出一個樹洞出來!

  塵依心裡愣了愣,連忙往不大的樹洞看去,見裡面有個小盒子,她伸手,拿出來,又往樹洞裡看了看,确定沒東西了,才跳下不死樹。

  她順勢坐在不死樹下,靠着樹木,想打開盒子,可盒子隻有一個小凹進去的地方,沒有任何鑰匙。

  她腦海中思索多年前父親的習慣,順勢把還在流血被咬破手指碰上那小凹處。

  心裡有些緊張,等待看反應。

  可沒有反應,她心裡奇怪,又擠了擠血液出來,直到把小凹處填滿,盒子啪的一聲,終于有了反應。

  像是破了結界,盒*屏蔽的關鍵字*跳自己打開。

  裡面有一封信件,上面寫着她親啟,字迹剛毅,是她熟悉的父親字迹。

  她連忙打開來看。

  一行一行的看,等看完了,心中怒氣橫生,砰砰跳的直快,若不是這處不能施法破壞,她恐怕直接就施法怒爆了。

  不過,因為看了這封父親親自寫的信,解開了她長久以來心中所有的猜測和疑惑。

  “原來如此。”她拿着信件,憤怒道。

  泉水裡突然長出許多翠綠荷葉來,接着一團一團,一簇一簇,泉水映荷花,荷花與綠葉相互呼應,富有生氣,接着,荷花枯萎,長出一個個蓮蓬,蓮蓬卻是金色,和人界的黃金一樣。

  鬼使神差的,像是在呼喚她過去,她起身慢慢往泉水處走。

  剛剛到泉水岸邊,蓮蓬像是知道自己等待千年的主子已經知曉事情原委,一個又一個輕輕搖曳,飛到她身側,一副任由她采摘的模樣。

  她忍不住伸手,拿住身前最大的一個蓮蓬,肌膚剛剛碰上,蓮蓬慢慢枯萎,然後變成五棵金丹,落在她手上,直接鑽進了她的肌膚。

  泉水碧綠平靜,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般,蓮蓬消失,好像一場幻覺。

  可她的身體卻好痛!

  她不得不彎腰把盒子放在腳邊。

  其他蓮蓬好像得到了感應,不等她碰觸,直接自己枯萎化作一顆又一顆金丹,紛紛鑽進她體内。

  她眼珠子突然變得通紅,身體感覺要*屏蔽的關鍵字*了,呼嘯向着泉水沖去,泉水冰涼淋在她身上,舒服了不少,可身體像爆裂了一般,她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鮮血化開,所有的荷葉枯萎,消失,水靜染紅,随着鮮血的流失,神力飄了出來,鮮血混合泉水流淌,源源不斷地湧向不起樹,不死樹突然開花,花朵素雅,綠葉變黃,柔嫩枝丫變得僵硬,有生生不息靈力往外冒,最後湧入泉水之中。

  痛苦的慘叫聲在泉水中傳出,東塵依面露恐懼,神魂劇痛,感受到隕落的氣息,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她再也支持不住,暈了過去。

  一陣風刮過,另一邊,神殿後院雨霧妖娆,十分平靜。

  有個男子,衣袍上沾上幾片花瓣,他伸手輕輕拍掉,花瓣落在地上,他步子漸慢,去敲神殿的大門。

  大門被敲響,可沒有反應。

  他放心起來,嘴角含笑,施法直接入了神殿,往煉丹房去。

  他把懷中自己新煉好的丹藥放好,假裝若無其事的往後花園走。

  瓊池宴會已經結束,他心裡總算放心了。

  枯離掃了一眼這後院,沒見什麼不妥之處,才坐在回廊上拿出自己的殇離琴來。

  他坐下,白衣臨風,十指彈奏。

  此處仙花仙草種的極多,随着他的琴聲好像有了靈性,翩翩舞動了起來,他手起笑意,琴聲暫止。

  他知道這一千年以來,她一直想證明自己父親的清白,若是要證明清白,免不了要去和魔界一族求證。

  他知道這一千年以來,她會老老實實待在神殿中不外出,是因為她神魂受損。

  可是不久前,她已經踏出這神殿。

  枯離搖搖頭,若是可以,他情願她永遠不要踏出這座神殿。

  他回首遙望,看着她所住的房間,神情溫和。

  自從将軍隕落以後,魔界和神界的關系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當年他也憤怒痛恨過。

  他辛辛苦苦攻打魔界、抵禦魔界,甚至親眼看着身邊的好友、兄弟一個個倒下,可結果呢?

  結果卻是如今魔界之主可以随意出入神界。

  不僅如此,魔界之主還能攜子攜女參加瓊池宴會了。

  想到這些,他心中冷笑,這所有的一切真是戲劇啊。

  有一陣暖香飄突然過來,他看了一眼,是她種的那些仙花中桑格花,粉粉紫紫,像極了大師姐鹿童喜愛的服飾。

  多年前,他們和神界太子長岙等一同師從清乙老祖,感情極好。

  後來神魔兩族開戰,師傅帶領門下弟子追随将軍一同上了戰場,可後來真正完好無損活下來的隻有他一個。

  想到這裡,他心中劇痛。

  如今長岙師兄已經閉關修養了數年,卻還沒見出來,也不知長岙師兄傷勢到底恢複沒有。

  當年長岙師兄被魔界所傷,休戰後,立馬退回閉關修養,也不知他出關時,知道如今神魔兩界關系這般好,他該作何感想。

  桑格花的香味一陣陣,寒風斜射,草木搖曳,他心中痛意更深。

  天空突然灰蒙蒙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外面好像傳來了女子求救聲,他皺起眉頭,仔細聽了聽,卻沒有了。

  灰蒙散開,一片白雲錦華,他伸手又彈奏了曲子,這曲子是師姐留下的,某日師姐受了委屈,有一股傷心欲絕的味道。她撫琴,随意做了這曲子,卻不小心被他聽見了,覺得很美,記了下來。

  可如今,他卻要用這曲子來紀念師姐和師兄、師傅們。

  他滿眼寂寂,清寒心痛,故友已逝,隻能懷念。

  突然彈奏破了一個音,他想起了那個叫七桑的神女來。

  七桑和他師姐鹿童模樣有五分像,尤其是側臉,一眼望去,差點讓他誤以為師姐。

  可惜,師姐早就沒了。

  。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